車壇甄嬛傳 是誰扳倒Carlos Ghosn?

(設計對白)Nissan對我的指控都不是真的!

若拍成電影可能要比「賽道狂人」(Ford v Ferrari)還要懸疑好看!前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創辦人兼Nissan董事長Carlos Ghosn,從昔日車廠救世主論落成為逃犯,還牽涉到背後日、法二國政府背後角力,這驚動全球的故事目前不但還沒結束,堪稱比羅生門還要羅生門的全案,最近還有出人意表的進展,這項扳倒Carlos Ghosn的計畫主導者,除了已經辭職下台的前日產社長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背後的影武者與靈魂人物,也是與其合作的真正始作俑者也浮出檯面。整起事件發展到目前為止,要說是「車壇甄嬛傳」一點也不為過。


Carlos Ghosn除了當年挽救Nissan有功,同時也試圖促成與Daimler之間的合作,右為已經退休的Daimler/M-Benz前總裁Dieter Zetsche。


Renault-Nissan-Alliance成立初期,史上首見日法雙方企業結合,還一度傳為佳話,此情此景都已經是歷史。


扳倒Carlos Ghosn的真正主角—Hari Nada目前已經是Nissan資深副總裁。


Nissan新總部成立紀念照,左一為西川廣人,左二當然就是Carlos Ghosn,原來雙方對於RAMA協議內容早有意見不同。
 
東京地院首度開庭
 
光是情節就相當精采的這個故事,9月15日首度於東京地方法院開庭,該庭主要針對Carlos Ghosn「涉嫌高薪低報」的指控,但是出庭的前Nissan董事Greg Kelly,除了被指控是Carlos Ghosn的共犯,涉嫌在2018年3月止共有8年,在有價證券報告上短記了Carlos Ghosn的薪水,同時與Nissan公司一起涉嫌觸犯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Greg Kelly在庭上表示Carlos Ghosn是傑出的經理人,不但全力守護Nissan自動車經營的獨立,而與Greg Kelly商討薪籌問題都有先與Nissan的律師討論,且也充分告知Carlos Ghoan相關行為是否合法。
 
在開庭過程中,Greg Kelly否認檢察官起訴內容,更主張自己完全無罪,有趣的是Nissan自動車則對於檢方起訴內容坦承不諱(且被處以達24億日圓的罰款),該罪名成立的話,Greg Kelly或將面臨十年監禁。
 
除了這次開庭起訴的罪名外,Carlos Ghosn更被檢方起訴包括特別背信罪與濫用公款等等罪名,但因為日本與Carlos Ghosn目前所藏匿的黎巴嫩之間沒有引渡條約,所以日本政府目前還在全力斡旋爭取引渡被告受審。
 
關於日方檢察官起訴的具體事項則包括:
 
1.Carlos Ghosn與Greg Kelly合謀在2010~2014財政年度共5年間,將總計
99億9800萬日圓的薪酬,謊報且記載為48億8700日圓,被告在包括東京、巴黎、貝魯特、里約熱內盧、阿姆斯特丹、紐約等地擁有的高級住宅,都沒有計入報酬。
 
2.自2002年起,Nissan與Carlos Ghosn住在里約熱內盧的姐姐簽約聘任為顧問,但卻未從事顧問業務,Nissan卻需每年支付達10萬美元的顧問費給她。
 
3.2015~2017財政年度共3年間,被告仍有約30億日圓未記載。
 
真正影武者是昔日同事
 
但對於「突襲」Carlos Ghosn,真正背後的主導者最近才浮出水面,其身分就是在1990年開始任職於Nissan,且被堪稱是Carlos Ghosn得力助手的Greg Kelly所注意與重用的Hemant Kumar Nadanasabapathy(Hari Nada),這位出生於馬來西亞的高階主管,於2014年1月獲得Greg Kelly賞識進入Nissan執行長辦公室,而且也接手原本Greg Kelly手頭上繁重的工作內容,包括法務、安全等事務,也間接成為Carlos Ghosn的秘書與助手,而且在案件爆發之後,西川廣人正式接任執行長職務後,也直接成為他的助手。
 
在Nissan擔任要職且成為Carlos Ghosn身邊主要的助手後,Hari Nada從2018年就知道Carlos Ghosn想要進一步整合Renault與Nissan,讓原有的聯盟關係進一步升級,同時還企圖染指FCA(Fiat-Chrysler Automobiles,目前已經正式與PSA合併為Stellantis),最終目標則是希望讓合併成形,成為超越Toyota與Volkswagen的全球最大汽車巨頭,但當時Carlos Ghosn對於西川廣人表現不甚滿意,遂與Greg Kelly商討如何換掉西川廣人,以Jose Munoz(2019年1月已經離職,且真除Hyundai北美執行長、全球營運長)取而代之。


西川廣人在接下Carlos Ghosn職務後,也於2019年正式辭去Nissan總裁一職。


西川廣人在職期間,仍歷經包括聯盟與品牌內部不小的壓力。


這位就是Carlos Ghosn原本因為與西川廣人意見不和,計畫取代其職的Jose Munoz,最後在Nissan的職務是北美總裁。 

利用矛盾之處一步一步來
 
Hari Nada發現了當時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架構下,Renault與Nissan之間的RAMA協議中,Renault持有Nissan自動車43%股權且有投票權,但Nissan持有Renault僅15%卻無投票權,在Carlos Ghosn成功挽救Nissan之後,Nissan自動車產銷數量與規模再度超越Renault,雙方更不斷出現摩擦,包括認為聯盟毫不尊重日本企業傳統等等,也顯示Nissan對Renault相當不滿,包括Jose Munoz與西川廣人之間嚴重的意見分歧。
 
當時,Hari Nada傾向支持西川廣人,且於2018年起雇傭了Wavestone這家法國網路安全公司,以測試與評估Nissan企業網路安全的名義,獲得可到訪Carlos Ghosn公司電子信箱的權限,但有趣的是這項網路安全測試完成前,連西川廣人與其他Nissan自動車高階主管都完全未知,直到Nissan技術部門偶然發現這次網路入侵的問題。
 
Hari Nada主導的網路入侵測試計畫持續了近半年(2018年3~8月),當Hari Nada發現事有蹊蹺時,就開始與東京檢方進行合作且共享資訊,Nissan自動車的律師與東京都檢察廳也藉此管道取得包括Carlos Ghosn薪酬資料等,這也是後來Carlos Ghosn首度被起訴的罪名—「涉嫌高薪低報」的來源,當然他也開始收集其他可能不法的證據,更驚人的是東京檢方發佈的檢控文件,規模更達到堪稱罕見的10億頁。
 
在2018年Carlos Ghosn被捕時,Hari Nada還與西川廣人同一戰線,呼籲終止Renault、Nissan之間的RAMA協議,且應該恢復Nissan購買Renault持股,甚至接管經營不善、虧損連連的Renault。


內田誠出席Nissan 2020上半年財務結算報告會議,當時已經預見連續二年的財務虧損。


內田誠正式接下Nissan總裁兼執行長一職,同時也換上全新品牌識別系統,還有全新戰略平台打造的量產純電運動休旅車Ariya,任重道遠絕非常人所能想像。


Jose Munoz去年辭去Nissan北美總裁之後,接下的職務就是Hyundai北美總裁。


目前Jose Munoz已經正式擔任Hyundai全球營運長一職,也算是暫時遠離昔日老闆Carlos Ghosn的是非圈。​
 
相關人物現身 對Nissan猶如雪上加霜
 
另外,在2018年涉嫌協助Carlos Ghosn藏匿且逃離日本前往黎巴嫩的美國父子檔(59歲的Mike Taylor與27歲的Peter Taylor),則已經在5月下旬正式被捕,且面臨日本政府提出的引渡請求,調查顯示Carlos Ghosn向這對父子支付了130萬美元以協助其逃亡,而美國聯邦檢方則掌握了今年1~5月Carlos Ghosn之子Anthony Ghosn向Taylor父子匯款的證據,其中包括86.25萬美元與50萬美元的虛擬貨幣。
 
今年2月,Nissan自動車則向Carlos Ghosn提出民事訴訟,要求對多年來不當行為與詐欺,求償一百億日圓,其中包括使用海外住宅欠租、私自使用公司飛機,且利用公款支付Carlos Ghosn與其姊在黎巴嫩的律師費,而且針對Carlos Ghosn在黎巴嫩隔海放話指稱Nissan毫無根據地毀謗,也提出反告訴。
 
至於當初取代Carlos Ghosn職務的西川廣人,後來也於2019年9月16日因為業績不振與薪酬醜聞主動辭職,後者主要是因為他也從Nissan的股票升值權( SAR-Stock Appreciation Rights)得到的報酬中,領取不正當增加額度的款項,後來於去年10月由原執行董事兼中國東風汽車總裁的內田誠(Makoto Uchida)正式接任Nissan總裁兼執行長。
 
今年初更傳出訊息,早在Carlos Ghosn成功逃逸前幾個月,其女甚至已經向友人預告Carlos Ghosn將重獲自由,但Carlos Ghosn則已經對外聲明,逃亡計畫都是自己準備,與家人無關。
 
另外在Nissan這頭,其實自Carlos Ghosn被抓後狀況也不佳,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前,2019年七月份Nissan就宣布將裁員1.25萬人,而且在去年聖誕節股價更一瀉千里跌到歷史低點,在疫情肆虐下,光是今年4~6月份就虧損達2856億日圓,且根據最新財報顯示,2020財政年度(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將創下2000年以來首度連續二年出現赤字的紀錄,而且也陸續關閉在印尼與西班牙境內的工廠。就如同我們之前報導過的,在今年5月公布的聯盟最新戰略計畫中,接下來Nissan將集中火力經營日本、中國、美國等三大市場,更將大量刪減獲利表現不佳的產品線,以求生存。
 
至於Hari Nada,根據Nissan去年10月發佈的人事命令,目前擔任Nissan自動車資深副總裁一職。這齣車壇甄嬛傳還要怎麼發展,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明以


此情此景再度成為歷史,沒有Carlos Ghosn的聯盟三大品牌巨頭合照,右二的西川廣人已經辭去Nissan執行長,右一的益子修,則在6月正式辭去三菱自動車總裁兼執行長後20天旋即離世。


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聯盟官網可以看出旗下共有10大品牌,歷經巨變又遇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能夠存續才是王道。


歷史畫面:當年Nissan正式持股MMC(三菱自動車)的簽約儀式,左邊的Carlos Ghosn被告又逃亡,右邊這位(益子修)已經離世。
 

相關文章(關鍵字)

2022新油耗法規正式上路 賣車買車大不易

大家都知道,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看似跟買車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其實在近幾年來,因為環保要求與全球能源發展新趨勢的影響,還有已經發生好幾年,但是仍餘波蕩漾的油耗造假疑雲等等因素,就像是蝴蝶效應一般。或許你我都沒注意

「NISSAN Can Share」限時分享嚴選精品好禮 最高優惠總價值達15萬元 購車即贈瑞典精品伊萊克斯強效靜頻吸塵器 再享六大超值禮讚

裕隆日產汽車堅持追求顧客滿意,並貼心提供車主高品質產品與服務,自12月1日起至12月31日止,限時隆重推出「NISSAN Can Share」購車優惠專案(註1),凡入主NISSAN國產全車系(註2),即可獲得瑞典精品伊萊克斯PURE Q9

這傢伙的存在猶如奇蹟般 S30Z四轉子引擎搭載

說到30系的窈窕淑女,可以說是因為漫畫的緣故又再度席捲改裝界,運動系列的車體造型,也是令人擁有著強烈改裝意識的主因之一,多數車主都會以原本的L型引擎為主,不過這輛由日本SCOOT改裝版本,則是徹底顛覆了引擎換裝的概念

[捉對廝殺] 大與小的選擇 Hyundai Venue VS. Nissan Kicks(下)

Venue與Kicks這兩車的車身長度與軸距有著25cm及10cm的懸殊差距,因此毫無懸念地,Kicks在乘坐與行李廂載物空間表現上取得了優勢;不過還是有許多非空間訴求的買家存在,認為不一定要大,夠坐且舒適就好了,Venue就是如此!

[捉對廝殺] 大與小的選擇 Hyundai Venue VS. Nissan Kicks(上)

Hyundai Venue的推出,成為了國產小型跨界休旅車級距市場中尺碼最小的一部SUV,不過其65.9~74.9萬的售價則直指現行此級距最為熱賣、價格在69.9~79.9萬的Nissan Kicks,雖然兩車長度與軸距相差了25cm與10cm,很明顯是越級挑戰

這台K12 March簡直就是藝術品 熱血車主的改造魂

將在自家的車庫製作的改裝車帶到聚會活動或是賽道,對於打造者來說可是能獲得充分的滿足,這是對於車輛究極的喜好吧!?這種奢華的遊戲方式,確實讓吉田先生感到相當快樂,而這份愉悅僅屬於他一個人,因為這是他的世界。福島縣IWAKI

英倫潮旅 震撼上市! Nissan Juke

裕隆日產汽車於11/19正式發表第二代大改款的跨界潮旅Nissan Juke,並分為三個車型編成:英倫版/駕趣版/駕趣享樂版,正式售價則為86.9/ 94.9/ 98.9萬元。

看好商旅市場潛力 和泰一統滑門市場?

或許近年來因為SUV最夯,大家早已經忘記了,其實規模不算大的台灣汽車市場,可還有一種品項,絕對存在著成長潛力,而且就我國車身形式分類來說,還橫跨了包括廂式貨車、客貨車、小型客車、特種車,而且更恐怖的是,根據統計結果

Elon Musk:「你一定買得起!」 特斯拉放話做小車

今年9月23日,因為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特斯拉電池日 (Tesla Battery Day—2020 Annual Meeting of Stockholders and Battery Day)首度比照蚊子電影院的方式在戶外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