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愛車人留下的追夢足跡

岳山骨董車博物館巡禮暨宏明工業參訪--汽車是工業文明的記憶縮影,它保證了個人自由的可能。老車收藏家所收藏的不只是資產,還有對每個時代自由的想像。這裡沒有貧富階級,只有人與人透過機械傳達的熱情。一生與汽、機車結下不解之緣的台灣排氣管之父王岳山,在老車的世界中並不富有,相反地,他總是對夢想感到缺乏。於是,他不停追夢,並且愈走愈遠,直到所有人都跟不上他的腳步。如今,他休息了,留下了兩個夢想:宏明工業與骨董車博物館。一個夢,已茁壯;另一個夢,則尚待開花結果。這個單元一直以來所介紹的都是一部車,以及車子背後的故事,因為每一部經典車(不是經典車款),都是獨一無二的。然而,對於台灣車壇傳奇人物王岳山先生而言,他所擁有的每部老車所訴說的,都只是他身上的一部份故事片段。要說完這篇關於人與車的故事,光講一部車,是無法窺其萬一的。

 

事實上,王先生收藏汽車的生涯,大約開始於30年前。相較於一些年紀較長的資深老車玩家而言,這樣的車齡或許不算特別長,但王先生與「車」的淵源,卻幾乎是一輩子的。從年輕時代開始,出身屏東的王先生便於故鄉從事五金事業,後於1975年在屏東市區創業,白手起家成立宏明機車材料有限公司。半生辛勞、為家庭奮鬥的他,其實早年便對老車充滿熱情,而公司轉型為宏明工業、承製機車大廠正廠零件、排氣管的事業經驗,更讓他十分瞭解車輛的基本構造原理。不過,一直到事業版圖穩定之後,王先生才開始收藏摩托車。從美國Harley-Davidson、德國BMW、英國BSA等品牌為起點,王岳山先生展開了他汽、機車收藏生涯的冒險之旅。你也許會想,收藏不就是給錢把車買回家裡那麼簡單,有何冒險可言?但你錯了,要收藏一部老車,從鎖定車型、瞭解車輛設計、歷史,到尋找車況健全的個別實車、交涉、運送,一直到後續整理、維修保養,甚至翻新或必要改裝等,每個環節都是大功課,而投入的時間、金錢、心力能否獲得等量成果,卻完全無法預料。一部車如此,那麼十部車呢?百部車又是該如何照料?這一切,都成為王岳山真實的逐夢之旅......

 

序章:胼手創立機車排氣管王國 收藏老車才是人生終極夢想

王岳山先生在創立宏明工業之後數十年不間斷的收藏車輛,驚人的數量使它的倉庫成為台灣版的「Jay Leno Garage」,但是以一個機車材料行起家,到後來只製造簡單的機車排氣管的廠商,是如何創造出如此龐大的事業版圖及雄厚資產,著實令人好奇。先前我們說到王岳山老先生最早的事業起源,但如此簡單的描述似乎無法充分解釋眼前價值無法估算的龐大骨董車群,通常一個在聽故事的人總是對富豪的奮鬥史感到好奇並且這樣的故事結構永遠讓人百聽不厭,白手興業的這位企業家靠什麼累積出如今如此雄厚的實力,所一手築起的宏明工業到底已達到何等規模,這些應當都是最能夠引我們入勝的題材。

經過創業初期的努力並且從挫折中不斷吸取經驗,王岳山先生所帶領的宏明工業從最早的少量手工生產,逐步發展成吃下國內三大機車品牌六~七成排氣管供應量的大廠。

從材料行做到排氣管最大家

就如同所有我們最耳熟能詳的奮鬥史一樣,普遍貧窮的時代背景最容易造就出不凡的人,從屏東鄉下外出賺錢的王岳山亦是如此。別以為他最早從事的就是與摩托車相關的工作,就業初期的王岳山做的是你意想不到的糖廠公務員工作,老實巴交的領著尚可養活一家老小的固定薪水,不過這一切到他接觸到摩托車工業以後便開始改觀。在輾轉轉換跑道至台灣山口摩托車任職並逐漸被拔擢到採購課長,累積相當經驗之後,王岳山於民國64年成立宏明機車材料行,正逢民國六十年代機車工業需求量大幅成長,這段台灣工業發展的蓬勃期便成為王岳山擴大其事業規模的契機。從最初只有一間小小廠房和一個車床開始,王岳山開始接單生產小零件,例如比雅久以及當時與日本大廠合作的百吉發的鎖座,但是創業過程並不順利,在面臨許多廠商倒帳的情況下王岳山只能咬牙苦撐,不斷累積人脈和業界知名度,直到1984年接下三陽機車、Yamaha的大單以後宏明工業才開始讓發展腳步漸形穩定;因為50c.c.級距車款是當時機車市場銷售的主流,Yamaha和三陽工業業績就靠著青春樂和達可達的熱賣成為龍頭,而宏明工業此時不但也跟著讓營業額倍增,同時也讓技術切入到更精密的機車零組件,也就是機車排氣管生產。到了1990年代初後,能夠吃下大訂單、能創造龐大產能並兼顧產品品質的宏明工業,更承接下當時相當年輕的光陽機車所委託的訂單,再加上與日本大廠簽屬技術合作而邁入半自動和自動化生產,從此站穩國內排氣管OEM大廠的地位,並逐步在海外設廠擴大產能。

 

二輪和四輪的夢想追逐

能夠壯大自己的事業版圖並且日進斗金對多數人來說,可能就是一生中最追求的最大夢想,然而對王岳山本人而言,賺錢就只是實現夢想的其中一個手段罷了,在事業逐漸穩定後,他有個畢生最大的志趣還有待實踐:那就是他年輕時夢寐以求的各式車款!其實在還沒創業之前,王岳山便已經開始收藏一些原木雕刻品、字畫以及汽機車,30、40年來隨著資產開始累積,每年更是積極透過朋友的介紹或者是自行委託代辦進口商運抵台灣,其中最具故事的當屬蔣宋美齡的Cadillac防彈車和前越南總統吳廷琰的W180世代S-Class。宏明工業現任總經理、也就是王岳山先生二子王秋明回憶:「我們總是不經意地三天兩頭便發現父親的收藏品多了很多東西」,累積得愈來愈龐大的骨董車數量讓王岳山不斷尋覓更大的場地存放這些寶貝,而換了大一點的倉庫,卻也讓他更馬不停蹄的加快收藏腳步,於是造就出今日汽機車收藏數目達到數百部的規模。在王岳山先生數年前辭世之後,兒子王宏及王秋明接任公司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對於父親生前千辛萬苦蒐集而來的各年代老車,也有意成立正式的博物館對外開放,但目前時機仍未成熟。他們期待岳山汽機車博物館能在該地區文化發展上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因此在當地整體文化觀光環境完整建立起來以後,或許這些經典車款就會正式出現在國人眼前。

圖說D=宏明工業在80年代晚期與日本Sakura簽訂技術合作指導契約,開始導入日式管理模式,因此進入全盛時期。

夢想家的純真年代

對筆者而言,王岳山這三個字代表的,不只是一位愛車人,更代表一整個他所屬於的世代。那個時代的台灣,一方面是貧困的,另一方面卻也是充滿留白的成功機會的。戰後的百廢待興,造就龐大卻尚未填滿的內需。王先生在當時選擇了勞動社會最需要的機車周邊產業,作為其開發的市場,因而建立了他的排氣管供應王國。也在同樣的時間歷程裡,他接觸了歐、美、日系的汽、機車品牌,以及他們的設計工藝之美。一切的不凡情節,卻如此自然而然,似是早已註定。

 

開頭便是驚嘆號

採訪當天,我們一走進宏明工業大門,便看到令人驚艷的怪傢伙。三輪設計、小巧的車身,加上模仿戰鬥機艙的上開式透明車頂門以及前後配置雙座......沒錯,車外後視鏡下方的德文字「Messerschmitt」和圓形廠徽證明了它的稀有身世,這的確是二戰德國戰鬥機名廠「梅塞施密特」所生產的KR200。車名為Kabinenroller的縮寫,德文意思是具備車艙的速克達。這部不簡單的小傢伙不只開啟了當天的驚奇,還讓我感覺到王岳山先生的幽默:「你們好,我這裡什麼都有,就是沒有『不會吧』!」

二戰德國戰鬥機名廠Messerschmitt所生產的KR200,車名為Kabinenroller的縮寫,德文意思是具備車艙的速克達。它伴隨德國人民渡過戰後經濟困境。

模仿戰鬥機艙的上開式透明車頂門,以及車外後視鏡下方的德文字「Messerschmitt」和圓形廠徽,說明了它源自飛機製造廠的稀有身世。

筆者興奮地向攝影大哥Peter細數這部戰後德國市民小車的種種特殊設計,此時,自辦公室走出來、和藹歡迎我們的大叔,竟就是王岳山先生的公子、宏明工業總經理王秋明先生。看出筆者和Peter哥都是愛車之人,王總經理便也熱絡地向我們介紹起公司大廳擺放的骨董汽、機車。一下子是1929年的BMW R11,一下子又是老偉士牌,甚至還有1907年份的REO Model G。據王總經理表示,這部REO即使放眼全球,都很難找到有如此完整度的實車。我,實在很難想像這只是前菜而已──到底那有著500部藏車量的博物館籌備處,是怎樣令人傻眼的壯觀?

來自美國的1907年份REO Model G。這部REO即使放眼全球,都很難找到有如此完整度的實車。

沉默的夢想者

前往籌備中的「岳山骨董車博物館」之前,我們從王總經理口中得知,王岳山先生的收藏嗜好,是從早年的傢俱骨董開始的,後來在朋友的介紹接觸下,才一頭栽進老車收藏的世界裡去。王秋明總經理與兄長──也就是宏明工業董事長王宏──兩人從小見證了父親對老車的熱情:「從前他都是默默自己在收藏,也沒讓家人知道,也沒問我們。一直到後來他常開老車載我們出去兜風時,我們才發現說,咦?怎麼每過一段時間車子就又變多?這才知道阿爸在收藏老車。」也許,王岳山先生是不想讓自己自私的夢想,成為家人的擔憂,才選擇讓逐夢的熱情如此沉默地燃燒下去吧?

刻意保留當年擁有此車的貨運公司招牌,更添古典氣息,彷彿回到了那個一切都慢步前行的老時光。

木製方向盤的角度,與今日的卡車方向盤相同,經過一個多世紀,仍然維持堅實的質感。

當我們一行人來到一座類似莊園的建築,將車輛駛進立體停車場時,不曾一窺堂奧的Peter哥和我兩人的表情,真的是用「瞠目結舌」來形容也不為過。成排的骨董老車,每一部都可以是玩車人眼中的經典,而且據王總經理表示,這裡每一部車都是維持在能夠發動在路上跑的狀態。從收藏陣容可以看出,王岳山先生似乎特別鍾情於美國車。對於經歷70~80年代經濟起飛的那一代人而言,美國汽車可以說是社會地位的象徵,而美國在當時對台灣的巨大影響力,也自然地強化了當時人們對美國品牌的崇拜。我想,撇開大美國主義不談,在那個充滿機會的時代,王岳山先生想必是用了他自己的方式,實現了另類的美國夢。

雖然是不起眼的視角,但能在這麼老的車上看到葉片彈簧和傳動鍊條,讓人更覺汽車工業的基本機械科技,自有其不變的演化邏輯。

王岳山先生特別鍾情於美國車,在那個充滿機會的創業時代,他以自己的方式,實現了另類的美國夢。

見證一位收藏家的熱情

面對這麼多稀世名駒,我發現我並不想特別去細數此處有哪些家珍,因為更讓我動容而渴望知道的,是一位老人家是如何、以及以怎樣的心情在照料這些四輪孩子的。看著那一字排開的M. Benz SL/S-Class,以及既古樸又奢華的「老汽車」Oldsmobile,我忍不住向王總經理問將起來。他向我表示,老董事長(王岳山先生)不只是收藏車輛,還把它們視為活生生的生命在照顧,每部車他都要弄到健健康康,能夠一觸即發、立即上路。為此,他投注許多時間,找了專業的人士組成維修團隊,有計畫性地對這些四輪老傢伙進行修復性的維修保養。

 

追隨一個執著的背影

聽著聽著,我才驚覺自己像是在追問一位我永遠無緣見上一面、與之對話的老前輩。追索這位老先生的身影,其實懷抱的是一份感傷。你可以想像王岳山先生把這些老車當成自己的小孩。也許,在無數夜闌人靜的時刻,他曾純真地邊擦拭著它們的金屬軀體,邊自問自答地和它們聊著自己的許多夢想......王先生原本計畫在2008年於故鄉屏東建立骨董車博物館,可惜最後仍來不及看到自己的樂園美夢成真。因為老董事長的健康開始衰退而轉調至此的維修主任告訴我,後來王岳山先生行動不像過去那樣方便,還曾請他用電動高爾夫球車載著他巡視大片的停車場。或許,感覺自己時間不多的他,是對著這些即將失去父親的孩子們一一道別吧?

王岳山先生的車輛收藏生涯,其實是從摩托車開始的,其所搜羅的品牌,函蓋了歐、美、日等大廠之重要經典。

一切的一切,就從這部機器終結了馬匹拖曳載具的時刻開始。內燃機汽車,徹底改變了世界,也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暫停感傷,王總經理說希望帶我們去見一部非常特別的車子。當那細到不行的鋼絲輪圈/胎和木製的馬車式座椅、踏板映入眼簾的剎那,我瞬即驚嘆起來:「賓士一號!」(也就是世界第一部汽車「賓士專利汽車」Benz Patent Motorwagen)。王總經理告訴我們,此車是M.Benz慶祝百週年時,特別嚴格按照慕尼黑博物館藏的原型車復刻打造的。在我們的請求下,車博館的技師為我們實地發動了此車。由於必須以人力發動,因此技師費了一番功夫,終於將這部汽車始祖給喚醒。「噗~噗~噗~噗~」隨著第一具汽車內燃機的樸拙節拍,一股「重返一切的起點」的洶湧情緒,竟就這麼在胸臆間翻騰起來......

以齒輪作為力學傳動機構的基本單元,這樣的設計,至今仍定義著汽車的諸多構造。圖中所顯示的是發動車輛的人力旋盤機構。

這部1926 Buick Master Six Touring骨董車,曾參與電影《KANO》的演出,是王岳山先生花費不少心血使之復活的國寶級經典。

時間長廊的優雅迴響

王總經理坦承,自己並沒有像父親那麼瞭解老車,但為了堅守父親生前的夢想,他還是會和這裡的其他人盡力保持這些老車的現況,等一切籌劃妥善後,便開始車博館的初步營運。我冒昧地再次請求,希望能有一部老董事長最愛的骨董車實動起來,讓我們拍攝,就當作對他的老車收藏熱情的致敬。王總經理竟二話不說,便請技師將一部1926 Buick Master Six Touring給開了出來。若非親眼所見,你很難相信20年代的造車工藝設計是何等絕美,而且這裡頭還蘊含著車主不知費了多少心血加以修復的努力。

車艙內的皮革座椅、黑色四幅方向盤,以及古樸實用的儀錶板,訴說著屬於純真年代的優雅神話。

仿木質古典輪圈與擋泥輪拱的曲線,頗具當時流行的新藝術風格,紀錄了戰間期西方的最後繁華。

去用一段文字描述這樣一部敞篷車,著實是不足形容於萬一的。你也許需要寫一首詩,或者,就這麼靜靜地欣賞它的存在。落落大方的車頭,將水箱護罩和圓形大燈的魅力完全地揭示。廠徽上頭的溫度計,將科學與美學的目的,做了最單純而圓熟的結合。仿木質古典輪圈與擋泥輪拱的曲線,和車身側面的筆直線條交織出剛與柔的奏鳴曲。左右側開式的引擎蓋底下,躺著一具質樸的4.2升直6引擎,它的移動聲響,宛如戀人的悠閒步履。車艙內,皮革座椅和典雅的黑色四幅方向盤,為一個屬於紳士淑女的純真年代留下了清晰的見證。每一處細節的美好,都是發自時間迴廊中,一位夢想者的熱情回音。

廠徽上頭的溫度計,十分巧妙地將科學與美學的用途,做了最單純而圓熟的結合。

期待:讓夢想馳騁

當攝影師按下最後一次快門時,我們這才發現,斜陽早已自窗外撒落一抹金黃,而時間的指針在這座機械神殿中,重又驚醒過來、恢復了跳動。揮別童話幻境的時候到了。這趟巡禮的最後一個儀式,便是讓維修主任用高爾夫球車載著我們,在這塊失去偉大祭司的聖地中進行繞場。一路上燈火有些昏暗,我們在車上沉默不語,只是虔敬且寧靜地,凝視著王岳山先生最後的凝視。

置於左右側開式的引擎蓋底下的,是一具質樸的4.2升直6引擎,在當時已是極具性能表現的動力規格了。

熱情繼續傳遞

在處處經典的三百多部摩托車、兩百多部汽車中穿梭時,你無法想像我們看到了哪些車。這些屬於夢幻的車輛帶著一貫的倦容,向造訪者預道晚安。我回想著王總經理說的話:「我們並不缺少靠這些車子營利的財富,我們想做的是完成一個未竟的夢想。」其實我並不確定這個夢想最後是否終能實現,但這句話,讓我對未能向王岳山先生親自致敬的感傷緬念,頓時釋懷不少。的確,以宏明工業目前的規模,在機車排氣管業界可說穩立翹楚之位,而這些車輛代表的意義並不是財富的象徵,卻是一家企業的創始人及其繼承者對社會的一份文化責任。宏明的終極目標,是希望能結合在地周邊的文化產業,來打造一個能夠將汽機車文化透過教育來傳遞給一般大眾的骨董車文化園區。如果,這個計畫能夠完成,希望這些車輛能夠不只是作為靜態展示,而是有機會配合主題活動來做動態的遊行,讓人們也能見識這些老傢伙動起來的迷人風采。當然,只是作為採訪者的我,其實沒有立場要求這些偉大的汽車文化看守者該如何做,但我相信,他們的任重道遠必定會為這些每個時代的經典名駒,找到最美好的道路,讓它們繼續馳騁。

 

骨董賓士文化交流協會/耶誕環島送愛心

骨董賓士文化交流協會於2014年12月11日至12月14日期間舉辦耶誕環島送愛心公益活動,20部車齡相加超過600歲的賓士古董車將從台北市中山堂出發。此次活動也是希望透過具體的行動關懷台灣這塊土地,今年特別邀請交通部觀光局指導與各縣市政府單位協辦及贊助商力麗哲園會館、賓航賓士、聯立賓士、大佑祥開發公司、固特異輪胎、台糖台北會館、高雄展覽館等等單位一同共襄盛舉。
 

 

 

 

 

 

再鬥達卡 硬漢陳和皇的終極挑戰

文陳峻毅 / 圖彭郁儒

當多數台灣人還不知道「達卡」的年代,這位拉力賽界的超級硬漢,已然有計畫地投身達卡拉力賽事。至今九度拿下亞洲拉力賽分組冠軍的陳和皇,將於2015年1月3日再度遠征南美洲,並在阿他加馬沙漠的沙塵中迎接他的五十歲生日。付出他人難以理解的物質與精神代價,這次的陳和皇是豁出去了!讓我們一起為這位鬥士祈求凱旋。

碩大的橘色巨獸,出現在12月擁擠的台北街頭,與四周雜亂的交通號誌顯得格格不入,就如同出現在城市人潮中的陳和皇一般......這個人,與這部車,似乎更自在於沒有柏油路的文明邊陲。

冬季寒冷的台北街頭,充滿了悠閒等待耶誕節和新年的取暖氣氛。然而,來自中部、和筆者相約碰面的這位樸實大叔,卻是將在一年中最和平的時刻,前往南美洲參加一場穿梭高山與沙漠的遙遠征戰。這就是達卡,每年一度在初春時節的南美洲,有來自世界各地將近500部車輛在4個組別、一萬公里賽程中競爭,完賽率卻往往只有五成。他就是陳和皇,早年從越野摩托車賽事起家,後轉戰4×4領域,1995年開始投入亞洲拉力賽,在獲得多次優異戰績後於2003年開始進軍達卡拉力賽(Dakar Rally),從此,他與達卡結下糾葛不解之緣。

每年有來自世界六十幾個國家、約500部車輛來到考驗人類與機器極限的異域,展開長達一萬公里的挑戰,其中卡車組別是難度最高的比賽。

現在不做,就再沒機會做了

與其說是專訪,此次見面倒有點像是在閒談中聊表對陳大哥遠征的祝福。事實上,筆者對於陳和皇此次突然宣佈參賽2015年達卡,是頗感意外的。猶記得13年訪問陳大哥時,他只淡然說道:「一定還會再比下去的,這次的目標是完成比賽。」但為何會這麼快決定成軍參賽?對於我的第一個疑問,他感觸良多地表示,自己已不年輕,而今年兩位至親和一位好友相繼辭世所帶來的衝擊,更令他感到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可能再沒機會做了。「誰知閻王或上帝哪天要找我吃飯?」

原先計畫在1999年即投身達卡的陳和皇,由於遇上921震災,只得將計畫延後,直到2003年才以媒體考察觀摩的方式進行半正式參賽。

就筆者對陳和皇的瞭解,這位男人是個不愛張揚的行動者,對於自己曾許下的承諾,即使其他人早已不以為意,他還是會默默堅持做到。達卡,便是許多年前對自己許的承諾。在2011年以「台灣媽祖號」參賽至第11天才飲恨退賽的陳和皇,認為卡車是達卡所有組別中最難的。事實上,他早在1991年便有意參賽達卡摩托車組,但後來認知到亞洲車手在先天體格上的不利,因此才轉戰卡車組別。既然參賽,就要爭取站上頒獎台的機會,陳和皇認為達卡所需要的綜合條件,其實是對台灣車手而言,最有機會展現實力的國際賽事,同時也是最能讓台灣在全世界提升能見度的體育舞台。以台灣媽祖之名參賽,這位硬漢的堅持,其實包含了對台灣的一份宏願,和身為台灣人的一身傲骨。

 

男子漢的決心試煉

之所以說此次的參賽是陳和皇的終極挑戰,是因為看出了他的孤注一擲。相信許多朋友都知道陳和皇是一位愛車如命的男人,也知道他與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陳大哥告訴我,此次參賽背負的最大壓力,來自於太太不願他這麼大年紀、花了這麼多金錢、心力,卻是為了去吃苦、搏命。「為了測試我的決心,她半開玩笑地開出一個簡單條件:把我最愛的十部車賣掉。」一邊說著,陳和皇回想起年輕時第一部買的車就是筆者現在保有的「龐帝克火鳥」(Pontiac Firebird III),而且是新車。當年他一個月薪水不過兩萬多塊,卻每個月拿出一萬八在養車,這樣的生活他也願意,就可知其愛車之癡狂。

陳和皇在2011年參賽至第11天才飲恨退賽。由於發車組別順序,卡車走的路面往往最惡劣。「胎壓十分重要,得隨著地形不斷改變。」他曾因輪胎陷進沙坑而花了24小時救車。

如今,為了用行動說服太太相信自己的決心,也為了籌措參賽經費,這樣的愛車人必須忍痛將自己的十部愛車轉手他人,如此的心如刀割對他來說比嫁女兒還不捨。從陳和皇沉重的自嘲中,筆者一方面感慨台灣官方對體壇先鋒一貫的漠視態度、以及大型企業廠商對此類賽事贊助的短視,但另一方面也折服於陳和皇「豁出去」的勇氣與決心。

陳和皇為挑戰達卡而轉讓十部愛車,其無奈心情宛如《水滸傳》之楊志賣刀一般。其中,曾在經典車單元現身的De Tomaso Pantera對於有幸試駕的筆者而言更是不捨。

追逐沙塵中的榮耀

說達卡是無可救藥的癮症,對許多「達卡人」而言,此話是絕對肯定的。但對於陳和皇而言,達卡除了是一種狂熱,還是一份與支持他的同胞之間沉默的承諾。相對於國內民眾對達卡賽事的無感冷淡,海外僑胞的熱情聲援,每每讓遠征參賽的陳和皇萬分感動,這也是不斷支持他繼續走下去的一股強大力量。事實上,曾經在台灣官方、廠商漠視的遺棄態度下,無奈於2006年代表中國江鈴車隊參賽的陳和皇,最希望的仍是代表台灣征服達卡。此次,他決定靠自己放手一搏,而對於國內希望透過募款或跟隨遠征來支持他的朋友,陳合皇在臉書公開表示:「除了祝福,請別再讓小弟揹著沉重的人情包袱。」

 

 

求勝:賭注與戰略

早在一個月前達卡官方公佈本屆路線圖時,筆者便察覺此次的賽程艱險破表。光是兩度進出安地斯山脈,就足以讓人、車吃不消,更遑論兩度經過智利北部Iquique極為陡峭、連接到海岸線的大斜坡段。「在那裡,車輛下坡的角度和速度一不對,後果可能就是翻車。」對南美地形印象深刻的陳和皇,每每提及那些視野極差、滿佈流沙、隨時可能栽車買單的沙丘,以及靠路書都找不到的檢查點,便眉飛色舞起來。「毒蠍很危險,但真正致命的是響尾蛇。」如此一天只能睡三、四小時、充滿危險的記憶,看來對他而言卻是生命的興奮劑。

僑胞及海外朋友的熱烈支持,每每讓陳和皇感動萬分,這也是激勵他不斷在達卡之路前進的力量。

此次第五度挑戰達卡,將行經阿根廷、智利與玻利維亞三國,陳和皇決定採取不同的策略。為了在比賽過程中更便於與法籍官方人員溝通,同時兼顧車手與技師的溝通方便及專業性,他分別聘用了荷蘭人和法國人組成快速維修隊和賽道保障隊。同時,除正駕駛陳和皇擔任隊長外,另外副駕駛和領航員也皆為法國籍,分別是擁有25年達卡駕駛及維修經驗的Benbekhti Ahmed,以及12年越野賽經驗的Benbekhti Samir。在精良的團隊之外,車輛也將直接使用國外參賽車,在整備妥善後直接運至布宜諾斯艾利斯。

僑胞及海外朋友的熱烈支持,每每讓陳和皇感動萬分,這也是激勵他不斷在達卡之路前進的力量。

接觸女神

那麼,「台灣媽祖號」呢?這部曾與陳和皇數度征戰北非與南美沙漠、深具紀念價值的達卡戰駒,很遺憾地將不會出征,而且它將隨著其他九位姐妹,一起出嫁到新人家去。「這部2004 Unimog U500是我最捨不得轉手他人的寶貝,但真正識得它的價值的人卻是難尋。」的確,這部在全球許多國家皆列為軍武級的巨獸,想要以民用車輛身份取得牌照,可是難如登天之事。陳和皇的戰駒,光是領牌就花了四年時間,再加上改裝成達卡賽車的諸多套件、工程,其花費難以想像。在筆者請求下,陳和皇破例讓我們登上「台灣媽祖號」並稍微進行試駕。攀爬進狹窄的車艙內,看到的是塞滿用以紀錄、控制車輛各項數據的儀器。而且,我發現四點式安全帶已然調至緊到幾乎將身體綑綁在座椅上的地步,由於達卡路況顛簸異常,如果沒有這麼做,光是車身的搖晃便足以讓你多處骨折!原本近300hp的動力,經過改裝後來到500hp的境界,而扭力更是驚人,據說足可拖動一部火車頭。

一講起達卡的艱險,以及當年在比賽中發生事故差點丟掉性命的驚險經歷,陳和皇整個人卻興奮生動了起來。

「台灣媽祖號」經過改裝後來到500hp的境界,其扭力足可拖動一部火車頭,以時速50km/h前進時,將檔位掛在6檔仍相當平順。

此車聰明的電腦將起步檔位設在3檔,由於不熟悉車況,筆者僅略試其令人畏懼的扭力,以時速50km/h前進時,將檔位掛在6、7檔是較平順的正常操作,若是一般車輛恐怕早已氣喘吁吁。我小心翼翼地試著迴轉,發現此車相較於一般大型車的迴轉半徑,算是頗為靈活的,在一般道路上行駛並無太大困擾。事實上,陳大哥表示他平常幾乎多是以引擎煞車在減速,很少需要用到那極犀利的煞車。

陳大哥簡單地為我們講解這部達卡戰駒的各部份特化設計,之後換到副駕駛的位置時打趣地說:「這可是我第一次坐這個位置呢!」

四輪獨立胎壓偵測裝置,若有其中一輪漏氣,便會影響離合器的操作。

揮別,啟程

走在市區道路上,從駕駛艙的視野感受到這部強大神獸睥睨眾生的高傲,卻覺得這位駕駛者在風塵僕僕的賽場以外,是十分孤獨的......陳大哥告訴我,在國外許多專業越野玩家是想方設法要弄到一部合法領牌的Unimog卻不可得。我相信此車的絕對珍稀與車主的自豪,卻更感到不捨於這對奮鬥的伙伴就要分開。突然,回想到已故的王岳山先生,心中卻湧現另一種不同的感傷。很多知道陳大哥為達卡籌措旅費的人,或許覺得他需要台灣社會的幫助。然而,筆者覺得他所做的並不是一種需求,而是在給予──他一直以來,給了我們太多的啟發,將來也是繼續如此,不是嗎?

此車可依照路況及拖曳需求轉換扭力模式,其按鈕位於警示燈按鈕右方,兔子模式是在馳騁時使用,而驢子模式則可拖曳或積載重物。

由於不熟悉車況,僅略試其令人畏懼的扭力,陳和皇表示平常幾乎多是以引擎煞車進行減速,足見其扭力之強。

相關文章(關鍵字)

開價948萬,Audi R8 5.2 FSI quattro接單上市

Audi R8 5.2 FSI quattro的誕生,代表著Audi繼續在高性能跑車範疇佔有一席之地,同時也彰顯Audi一直以來所具備的超級跑車製造能力與堅強領導科技。

車底下的工匠人生 911專家Ruf進修日

提到Porsche 911,人們通常會聯想到後頭那具水平六缸引擎與後置後驅RR架構,尤其是氣冷引擎世代的老911(930/964/993),特有的運轉聲浪及RR後置後驅的狂野性格,一直為車迷所津津樂道,近年更因老車風氣盛行,氣冷911

smart fortwo 與丹迪旅店,邀您品味都會的鮮活自由

在台北,smart 以「聰明生活、獨創風格」的品牌精神,結合同樣以精緻品味為理念的丹迪旅店,共同倡導時尚與自然的生活哲理。

單車探訪壽豐溪 挑戰地貌多變溪床-part2

回到停放單車的地點,心情放鬆許多,基本上回程都是下坡,只是溪床上的坡度比一般林道和緩多了,但是有些路段騎乘在較鬆軟的沙石上,其實阻力相當大,所以來時騎得非常吃力,回程時

才女拼人氣 性感甜心王尹平現身車展

2008台北車展MITSUBISHI 今天(12/30)在車展現場邀請有性感甜心、音樂名模之稱的王尹平現場即興以長笛演奏迪士尼經典電影主題曲「美人魚Under the Sea」,輕鬆、俏皮的音樂,配上專業的肢體演出隨即吸引民眾目光,令現場車迷為之傾心,馬上吆喝組成尹平FANS CLUB!除了今天名模王尹平的精彩才藝表演外,MITSUBISHI在接下來12/31~1/6的車展活動中,除了一樣有名模走

TS彈簧由OEM走向OBM

創立於1972年的陽旻企業距今已有38年歷史,該廠不但具有優異的研發能力,而且還是台灣唯一可以整合從原物料控制、專業製程、測試品保到成品出貨(含粉體印字)都在同一工廠完成的專業彈簧製造商

福斯原廠認證中古車推出本月購車優惠 獨享8大保證Das WeltAuto. 最值得信賴

台灣福斯汽車不斷傾聽消費者意見,並且持續精進各項服務,Das WeltAuto.福斯原廠認證中古車升級Das WeltAuto. 3.0規格後,以安全、透明和

BMW晶片改裝權威-歐總梅韡薰

晶片程式改裝是決定硬體套件能否發揮效果的關鍵,也是當代M-Power車款動力強化時不可逃避的首要課題,如何突破已成各大改裝廠的較量舞台。

絕勝 不朽殺手BMW E34 M5

1989年問世的E34 M5,肩負接替E28 M5的重責大任,因此所展現出的高性能風格可說相當強烈,尤其強悍有力的性能讓此車款在8、90年代幾乎無對手可相比擬;此外,E34 M5亦是搭載直列六缸引擎的最末代車款